中诗网

诗歌大赛)

内心的逃亡者

——献给老K

2022-06-20 09:36:59 作者:曾庆仁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曾庆仁,男,一九五七年生于湖南省长沙市,青少年时期做过职业运动员,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文学创作。在诗刊、星星、诗歌报、中国财经报、 当代诗歌、诗选刋、诗歌报月刊、湖南曰报、羊城晚报、湖南文学等全国数十家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三百多篇。已出版诗集《风中的肉体》、长篇小说《虚度一生》。
 
之一
 
我刚从一间布满暗影的房子里出来
心中的战栗上仍残留着它窒息的空气
那些印痕还在隐秘地伤害着舔伤者
我想起了我曾深爱过的那个影子
她出走的时候我放声痛哭,泪水
流经我想象的大地,天空曾为我
撕裂出一个口子,我一直活在这口子里
我走不出来,就像我走不出所有的阴影
 
现在我终于走出来了,从风的左边
走到了雨的右边,我看着黏土在人们的脚下
变成了烂泥,有一种人在抽象上逃逸
另一种人却在固执上坚守
我看见风中有一具骸骨在冷漠里走动
后面还有一群骸骨紧紧地跟着,更多的
有血有肉的人,他们麻木的熟视无睹让我震惊
让我原本看着他们的眼睛只能紧紧地闭上
 
我对这个世界已经感到了厌倦,它表面
光亮的底下,竟是无限的荒芜,人们追踪欲望
从雾霭里搬走黄金,从一块土地里搬走
另一块土地,用弱肉强食的逻辑制造酣睡者
而沉默也只是冒似智慧玩出的把戏,他们
为什么要在这个原本是天堂的地方挖那么多坟墓
为什么一定要用自己的意志去折磨自然风光,这
你和我永远也看不懂的现实正是他们的全部秘密
 
梦地新尔,你在我的梦中发出了新芽
我梦想和你一起生活,梦想从逃亡地
带来的最后一点残存的爱给你,献给
自由和海底的多彩以及群峰之上的光芒
还有我的女神,梦地新尔,你是我用意念
创造的地方(那又怎么样呢,我知道你们怎么想)
一个用想象承载灵魂和肉体的地方
它就在我们只有用心灵才能够供养的气息里
 
之二
 
让灵魂逃走吧,逃亡者
你的心中有一朵带刺的火焰
当燃烧隐藏在里面的时候
是我们的妄想,是火焰里的
另一个心灵,在远方倾听
像大海的潮汐倾听天空的回声
 
我将带走心中全部的困惑
在那条为我而生的小路上,我的脚步
会埋进先驱者的脚印,那沉重的
在枪林弹雨中奔跑的脚步声
笼罩在黑暗上,它们用比颤抖
更让人心惊肉跳的咆哮祈求者
生将堵截死亡的过程化为了今天的寂静
 
然而就在此刻,我必须在这寂静上
逃亡,那让我感到恐惧的
不仅仅是物欲,还有纸牌里的影子
它们喜欢一首接着一首地唱着哀歌
喜欢将他人的血液钉在阳光上
又将钉在耻辱柱上的文字剥落下来
最后将一个又一个谎言在上面填补
 
无处可逃已逃到了逃亡上,追踪
一路狂奔,它们迅速穿过你眼中的伤口
让你在想象中侥幸逃生的想法
变成了一个用鲜花编织的笑话,突然
你看见野草中那片古老的墓地,不知是谁
仍在出售那件永远不会变样的寿衣
我们终于看到了逃亡者穿着它的模样
 
让灵魂逃走吧,逃亡者
你的心中有一朵带刺的火焰
当燃烧隐藏在里面的时候
是我们的妄想,是火焰里的
另一个心灵,在远方倾听
像大海的潮汐倾听天空的回声
 
之三
 
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
我就这样,不停地走来走去
风吹着我身体的疲惫,并带着它的创伤
和你那颗曾怜悯过我的心
穿过白昼的暗喻,悄悄地停留在
我们曾一起享受过寂静的那片夜色里
 
我听到了沿星光滑下来的笑声,逃亡者
我知道你的哭泣都藏在笑里,藏在
幽灵和影子占据的地方,你用心
你只能用心的闪烁去推动脚步
你只能通过行走,行走,行走
行走在永远无法抵达的边缘,用
虚度的概念,去面对人生的谎言
 
我曾是那样爱过我的生活
我曾在那片发光的土地种植过希望
我曾接过父亲的理想,也想把它传给儿子
但今天我再也不会这样做了,因为
我不知道怎样用一张茫然的脸去面对
去面对更多茫然的脸和那脸上挂着的忧伤
 
我只能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
又从另一个地方到一个地方,我只能
从不断的行走中将内心的逃亡驱逐
像一个巫师驱逐他手边的魔鬼
一切似乎都被安排好了,皓月与夜晚
太阳与黎明,醒者和睡去的人
世界上所有的泡沫都与水有关,也
没有一个逃亡者的内心不饱含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