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乡愁札记(组诗)

2022-06-20 14:36:33 作者:布日古德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诗人布日古德(张黎明)新作快递。
 
乌鸦
 
如果追求外表
乌鸦的质朴单一
要好于喜鹊,丹顶鹤,麻雀
 
如果研究它们的信念与执守
哪一个能与乌鸦相媲美?
 
你看,那么多村子空了
夕阳西下的乌鸦,还是离不开
它爱着的村庄和枝头
 
你看,那么多土地
又交给了小地主,老地主
交给了村书记,乡镇长
一群群乌鸦还是舍不得它的
黄土地,盐碱地,黑土地,撂荒地
 
五月、六月是打工族最热火的日子
也是乌鸦枝头,河滩返哺的日子
从异乡归来,乡亲们都与我
村口伸出满是老茧子的手
 
给我的成分定论
我是小地主还是新兴的资本家?
反哺与为黑土地服务,哪一点
我能与一只乌鸦相比
 
 
麻雀 
 
曾经的四害
眼下一晃四十多年了
这人们眼中最可恶的小鸟
现在却是被重点保护的“好人”
 
就像这土地
狗尾巴草,水稗子都要锄掉
人们要活得实在,直至干干净净
寸草不生。那时候,高高的谷堆上
田间地头上,很难找到一点人间烟火
 
昨天我与落在
窗台上的一只麻雀对话
它的叽叽喳喳似乎在讥讽人类
太阳总打门口过,高粱先从尖儿上红
你看乌云一定是雨,我看白云不一定有风
我看云是一定是白的,你看云却是黑的
 
 
一滴水珠
 
只要靠前
你的形象就在一滴水珠里
水珠里的你无需美颜
 
你的水珠
可以风花雪夜
我的水珠却是一首
回光返照的诗
 
风花雪夜
你交出了裸露的你
我在大雪封山的时候
跪在一块大石头旁,伐木
 
我的一滴水珠在眼睫毛上
也一定在汗渍咸涩的记忆里
甚至回忆起来,我走过的那一条毛毛道
我爬过的一棵老榆树,我呛过水的
那几条毛细血管那样的小河儿
 
 

 
大清早就起来了
一把扫帚,让一条大街靓丽起来
没有过多的时间,照顾孩子,照顾老人
她要用这一把扫帚买菜,买药,养家糊口
 
把塑料瓶子捡起来
把打开车窗随意丢掉的烟头捡起来
甚至随时收拾净一些宠物狗的随地便溺
她,背后的荧光“哈尔滨环卫”五个字干干净净
就像她上班来两手空空,下班去没有一点奢侈的意外
 
她死了,她死在凌晨三点半的冬季
她死了,她死在了阳明滩大桥的引桥之上
她死了,城市还没有醒来,路灯还黯淡着
她悄无声息的被一场厚厚的大雪掩埋了
 
 
老鼠
 
又提到你,但你又
不是《诗经》上的你
和谐时代里的共存共荣
但又绝不是成语里的唇齿相依
 
无论是抖音,还是生活中
没想到你竟然与猫成为莫逆之交
有时候你很可爱,你竟然大吃猫咂儿
猫和老鼠让一个社会里不敢想象
又有多少颠倒黑白
 
你琢磨的是一只黑猫
绝不是一只白猫,花猫
能被你用各种手段拿下的
绝对不是一只是傻猫
一定是有过战功赫赫的猫
一定是好话说尽,阴险极致的老猫
 
 
石头
 
我不知道你是河里的石头
知道了,我就会按照哲人的想法去对岸
对岸的鲜花,杂草共同繁荣
过去了,我才滋生了自私自利的心理
原来对岸都是和石头做过愁人的人
 
我当过教师
讲究语法,字词句章
动词的摸,我知道是提手旁
笔画是13个,辞海和汉语大词典释义
“摸” :用手接触一下或接触后轻轻一动
其实这一个体悟性的动词意思是“胆小”,不敢贸然
 
那一天,我摸了一块石头
很大很大,有棱有角的,不是鹅卵石
我过去河了,河对岸原来
老祖宗的一条正路没了
 
 
红高粱
 
根红苗壮
到后期咋歪歪了
东院抗联的于大爷说
 
一小就有出息
读了那么些年的大书
从小就发誓像红高粱似的有模有样
学张思德,学刘胡兰,学焦裕禄
像他们那样当干部,做人
 
那一年
阴雨连绵
那一年台风太多
这土地,这水患
好多红高粱都倒了
于大爷说西院的铁柱子
也成一摊(瘫)稀泥了!

(2022年6月20日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