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荐读|顾偕荐读包尘诗

作者:顾偕 包尘 | 来源:中诗网 | 2021-08-21 | 阅读:

  导读:就若这位包尘先生的作品,大多虽是平铺与质朴,一如聊天般随性而为,却大有智巧纵横,三五两行看似超短极简,实质可包含着对事物透顶的领会,雅一点的说法亦可叫彻悟。

名家荐读

仔细浏览完包尘48首诗,仿佛在诵念传说中的“四十二章经”,强烈印象便是:最好的口水也是可以有诗意的 !“口语大师”的封号,看来不予以包尘先生也是不行的了。白话入诗,上世纪二十年代新文学以降,就由胡适博士率先以“尝试集”名动天下,接着新月派诸君竞相登场,直抒艺术与人文胸臆,用的基本上也都是大实的白话。其实无论是缤纷多彩的词藻演绎,还是素面朝天的言语点睛,关键在于明白与不明白之间,均要有个思想寄托,否则就真会是废话连篇了。诗坛要宽容口语诗的存在,但接纳的绝非是平庸,而是不同形式反映思想的所在。就若这位包尘先生的作品,大多虽是平铺与质朴,一如聊天般随性而为,却大有智巧纵横,三五两行看似超短极简,实质可包含着对事物透顶的领会,雅一点的说法亦可叫彻悟。红尘看破仍然有着很多的所爱,这便是诗人的真纯本质。何况包氏口语许多还似锋利匕首,用唾沫淹没世相黑暗与丑陋,几句响亮的明白话儿,为何不能让我们一同击节而叫好!
  ——广州市作协副主席 顾偕

包尘口语诗作48首

    鲁迅

我最佩服大先生的
就是那么多年过去了
他笔下的人物
还不会死
还在满大街招摇过市

     

等天空下刀子的时候
我们就有用不完的铁了
而菜色的气候却一直不赏脸
终究没刀子下下来
任何天象的嬗变
都伴随着充足的血腥
如果老天真要下刀子
就必有一种过死的决绝
我们需要铁来补充
但它只是在敷衍
用一场比一场更凶悍的雨
做游戏

      风暴来临

风暴来临之前
一群鸽子
在天空刷屏
刷过来 刷过去
不一会它们
就落在尖尖的屋顶上

我在数有多少只鸽子
挤在屋顶上
但却被风暴瞬间删除

也许,从来就没有这群鸽子

       吃肉

我吃猪肉的时候
你说猪可怜

我吃羊肉的时候
你说羊可怜

我吃牛肉的时候
你说牛可怜

他们吃人的时候
你不吱声了

      被惊醒的诗

隔壁这条狗白天不叫唤
晚上也不是平常听到的那种叫唤
是嚎
有点像狼
那种拖音稍长结尾还带抽泣的悲嚎
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这样?
几次半夜被惊醒后
我就莫名其妙地想起一些人来
他们白天沉默寡言
眼神呆滞
仿佛心里塞满一炉子的生铁
但不知到了晚上
他们是不是也会像狗?
生灵们的行为举止有时候很相似
黑夜漫长
悲嚎此起彼伏

       两人床

离婚多年
我睡的床上
一直摆着两只枕头
有时候半夜醒来
迷糊中看到那边没人
我就顺势一滚
填补了一项空白

        空想美

喜欢幻想的人
也是执着
佛反复告诫说
不要执着
不要执着
你就是不听
整日云里雾里的想
想的全是空
最后还不是
中了佛的圈套

       出人头地 

一位认识的老兄
官都做到了正省级
一生可谓奋斗成功
可几个月前给逮进去了
要在监狱里了却残生
这几天我一想起他
就觉得人为什么非要去奋斗
为什么非要去光那个宗耀那个祖
为什么总想着出人头地呢?
如果现在对贪官开杀戒
很多人都必死无疑
所以我理解的出人头地
就是人头落地

        晕天

他怕望天
一望头就发晕
天太高了
他也怕望领导
一望心就发虚
手掌就出汗
说话就结巴
腿肚子就转筋
领导就是头顶的天
他弯腰哈背惯了
像只死虾米

       牌品党员

我不是党员
我身边有不少的党员
他们都喜欢喝酒打牌
讲段子笑话
有一个说他当年入党
是跟领导打麻将
领导说牌品即人品
小伙子不错
我介绍你入党

        流浪草

我家门前
有一小块土围子
里面长的一些杂草
不是我种的
它们是背井离乡流浪来的

        莲心

世上有这样的心
莲不觉得苦
但你不能剥

       牛肉干

即便只吃了
一小块儿
也是一整头牛
不在了

      瀑布

看着很壮观吧!
它是无路可走
才不得不
往下跳

       遗憾

终要留下某些遗憾
因为时间都跑了
锁也生锈了
一大串废钥匙
回不了家

       大善

一只蚂蚁
把储藏了一辈子的口粮
搬出洞外
喂一头
前来要饭的大象

      母亲的饭量

母亲的饭量
本来就小
吃饭之前
她还得先咽下
大把的药

      卡通历史

刽子手隆重出场
像线扯木偶
手中提着一把
道具刀

不过声音倒是真声音
咔嚓,咔嚓
人头也是真人头
他们在切萝卜

        天下牌坊

把好名声都给你
让所有的光芒照耀你
你尽管去当你的婊子
立牌坊的事有人来做

      眉飞色舞

他一谈起
他一个有钱的亲戚
就眉飞色舞
我问他得过好处吗?
他说从来没有

       好地主

老娘看电视
喜欢发表评论
今天又说
这个地主勇敢呢
打鬼子不怕死
是个好地主

      一只猫死了

猫是怎么死的
没人知道
我去倒垃圾吓了一跳
从现在开始垃圾桶
不叫垃圾桶
叫棺材

        没有手机怎么活

我每天要给手机
充好几次电
我是手机的救命恩人
也是我自己的
救命恩人

      贫贱夫妻

人世间仅存的温暖
都在被窝里 捂着

       爱的步骤

这个是门,开门先开锁
这个是屋子,进屋先进门

这个就是床了
爱人

       残花

离开枝头
她这算是二嫁
二嫁有什么不好
随流水去远方

       喂狗

感情的转移
很可怕
她喂完狗之后
就没见有一副好脸

       我也是八面玲珑的主

跟写诗的谈诗
跟玩石的谈石
跟打麻将的谈麻将
跟喝酒的就海阔天空

跟我老娘呢
谈谈养生
愿她活得长久一些

        猪生活

其它都可以省略
有张大嘴就行了

       生活不是你想它美好它就美好

你又不是生活它爹
它会听你的

      钓鱼快乐

如果我也用
带倒刺的钩子
钓你的
大嘴巴

        鼻炎患者

他说他的鼻子
闻不到香味
我说你真是有福气
臭也闻不到了

      以前

以前认为诗歌很纯真
以前认为诗人很高尚
以前认为诗坛很神圣
以前认为写诗有前途
现在认为以前有毛病

        诗骨

在百度搜索诗骨俩字
跳出来的是尸骨

       突然想到旷野

就把那些风啊云啊
石头啊,还有长发飘飘
都一笔带过
面对空旷
最了无牵挂

       血丝丝

看他写的诗
有血丝丝
这个肺痨一样的诗人
全世界
都没有他病重


       穿过黑巷子

吃完了夜宵
他往回走
但他的影子
不跟他走了


       洗脚

我跟她闲聊
她好像全听进去了
还不时地点头
其实她心里在想什么
我清楚得很
就是等钟点一到
做下一单

      在养老院

温暖的阳光
照在每个老人的身上
也只有阳光
才对他们
关爱有加

      幸福的忘记

看到一些失忆老人
好可怜
有时又觉得他们
好幸福

       春光里

在春光里照相
肯定都要笑一笑
也有不笑的
是身后这棵老枯树

       愚人节

我一个骗人的电话
都没收到
倒是我老娘接了两个
是她老同事的问候

       不见葬花

一边在抽枝发芽
一边在衰败飘零
春天和秋天
同了框
世上早没有林黛玉了

        一个富翁死了

说到底
还是阎王爷有规矩
你再怎么有钱
它只要你的人

       和几位老友聊诗

你看看
绝对都把自己的年龄
减掉了一半
绝对都从现实的烂泥坑里
高雅出荷来

       出门遛个弯

又是疫情时期
又是天刚擦黑
店铺就早早关了门
又是跳广场舞的大妈
一个都不见了
大街上又死寂得吓人
路灯又像是幽灵的眼睛
一座城市又像是
被鬼的舌头一遍一遍地舔过

       毁灭

这又是哪个缺德鬼说的
人要想毁灭得快
女的就去做小姐
男的就去当干部

       好好的一个人

和不读诗的人聊诗
一般他不说话
眼神怪怪的看你
心里可能在想
好好的一个人
怎么说这些
作者简介

包尘  本名陈义静,土家族,1959年生于湘潭,作品散见于《幸存者诗刊》《诗选刊》《诗潮》《诗歌月刊》《诗歌周刊》《绿风》《诗林》《零度诗刊》《小诗界》《岁月》《杂文选刊》《葡京捕鱼棋牌》《香港流派诗刊》《中国微型诗》《中国小诗》等,有诗作被收入《2015现代诗经100首》《葡京捕鱼棋牌精选300首》《葡京捕鱼棋牌2013年度诗选》《湖南诗歌年选》《中国微型诗三百首》《网络微型诗三百首》《中国微型诗萃》《当代微型诗500首点评》等选本。

责任编辑: 叶青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