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瞌睡(组诗)

作者:黄世海 | 来源:中诗网 | 2021-09-09 17:09:32 | 阅读:

  导读:黄世海,1965年出生重庆,从军36载,现居成都。在《人民文学》《中华辞赋》《星星》《诗歌月刊》《草堂》《原乡书院》《中诗网》等刊物和新媒体平台发表诗作700余首。著有《青春骑手》《潇潇军旅》《云间集》《半韵小札》等诗词集多部。作品入选多种年鉴和选本,曾多次获得一些大小文学奖项。


 
梦 幻
 
没有陷入梦中的必要
让梦清醒吧
从漫无边际的四面八方
回归到家乡
 
倘若梦境是一个温柔的拥抱
让梦想成真
我准备赶路,梦境就开始了消融
 
曾想,我是一片土地
一年四季,将在我怀里生长
如我头上的长发
我就是土地上的一片森林
 
没有陷入梦中的必要
让思绪成为行动
匍匐到达梦境的最深处
把夜晚与白天紧紧地融入在一起
 

 
进入梦境,一种
类似现实的世界,倚附着生活
熟悉的场景
 
它需要我认可,曾经认可过的东西
它的真实,使我更加甜蜜
忘却了痛
渐渐变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如同过往中的故事,脚步的快或慢
如同女友,在爱的情感里
把初吻修改成一次次的离别
 
梦境里,积蓄着许多伤心的故事
并不十分完美
我更加懂得了,自己
一直生活的岁月,在梦中并不真实
 
失 眠
 
一个人人都经历过的情景
在我醒来的瞬间
梦境早已隐入黎明到来之前的陷阱
 
黑夜慢慢褪去,心跳在加快速度
错过这个睡意,思绪被遗忘
在不知名的征途
 
黑夜盖不住心跳。光芒经过
向眼睛之外的一切万物传递着睡意
和它们一起生长
 
该起床的时候,心跳并没有平静
时间一动不动。而我
两腮胡须却一根一根的长成了森林
 
梦境消失,醒来
每一个细节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模样
 
旧 梦
 
睡意还在。惊醒之后
所有的梦境都不知去向
他的心事,被梦境悄悄写进历史
 
一个接着一个的鼾声
随着梦境在故事里不断展开
模糊不清的情节,有的正在稀释
 
幸亏有枕头扶着
还有温暖的床铺,才会让他续上
梦的断章
 
梦里的那位姑娘
像一朵睡莲,始终与他若影若离
永远拉不住她的手
 
雷声响过之后
梦里的姑娘给了他一个深情的吻
醒来发现自己睡在一本新出版的书上
 
夜宿卧龙镇
 
天黑下来,村口那条小河
并没睡觉
在我到来之前它也一直没有睡过
 
这是源自巴朗之水
在卧龙镇的皮条河里奔流
微风吹拂,碧波徜徉
农家灾后重建的楼房像修竹茂林
一家连着一家
 
路边那些奇花异草
还有玉米、南瓜和快成熟的李子
迎风散发幽香
一颗颗柳树排列在河的两岸上
万条垂下绿
 
村子四周山峰矗立,皮条河
像一条卧龙。我睡下之后
梦中,也和那条龙一样睡得很香
 
叫醒者
 
刚入睡,你怎么就把我叫醒?
我并没让你
在这个时候让我的眼睛完全睁开
 
在这个时候
人类的眼睛都是自己在劝说自己
你却一直不理会
 
闭上眼睛,不再想看黑夜的缝隙
你却让时光飞翔
然后,用眼睛包裹人间的太平盛世
 
睡意正浓,如树叶飘落
世界的头颅保持着成熟或扬起来
走出孤单和落寞
 
在这有光的世界里
唯独叫醒者,像时钟一样马不停蹄
一直没有入睡
 
从梦中醒来
 
这个夜晚,梦境在睡意中呆得太久
一些故事早已醒来
就这样从睡意中坦然走出去吧
 
梦境,从入睡时就留在了昨天
世界太大,也太小
黑夜太长,也太短
我至今还没有走出自己梦中的意境
 
经验,是属于实践者的
睡意毕竟是梦境开始的胚胎
有些人在梦中,并不知道自己是谁
也不愿意从梦里醒来
 
睡意的舱门,不会自动开启
只有把梦境中那些故事细节完全展开
铺成路,才会看清醒后的自我
 
一些睡意,在梦境的边缘失重
抑或明天并没因此而太平
只有把梦境融入现实
或省略,我们才会干净地从梦中醒来
 
醉生梦死
 
有个晚上,我酒醉之后坐在皮条河边上
与我说话的是一块卵石头和一条鱼
我在岸上吐酒,鱼在岸边吐水
那块鹅卵石十分圆滑。它怎么也不说话
好像看见人间的酒局,如同梦境一般
 
当我站起来踩着它,准备离开
它轻轻地抖动了一下,就把我留了下来
它守着我,听我模糊的诗句
似乎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听懂
 
河水,并不欢迎我的滞留
只是一浪一浪的拍打在我们的身上
把我酒中模糊的诗句,一字一字的清洗
鱼,却读着那些被清洗净的诗句
十分惬意
 
此刻,那块鹅卵石开始清醒
它与河水嬉戏的声音,似乎在说
将死之人,切莫贪杯
我听过之后,心情感到比石头还要沉重
 
酒意在河水里慢慢散开
天亮之后,我再来看那块石头
抑或,它喝了我吐过的酒
比我当时还要醉得厉害,一点也记不起
我曾在这里醉过酒
 
打瞌睡
 
在梦中,我看见天空
如此的蔚蓝。它们自始至终没有
理睬我的存在
 
睡意把天空带进黑暗
那些人间烟火
在我沉重的眼皮上,燃烧得正旺
 
我想飞驰或跳跃
快速到达云彩。告诉它们我梦里
有它们的未来
 
一道闪电划过。乌云翻滚
不见一丝光阴,风和雨蠢蠢欲动
我在云端坠落
 
短暂的睡意
显得十分的荒芜。抑或
正是刚才梦中那朵云彩把我唤醒
 
睡眠的内核
 
我们一生除了工作
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睡眠中度过
你健康也好,病态也罢
都离不开抵达睡眠的内核
 
情绪烦躁不安,抑或没有睡好
头昏脑胀,缺乏睡眠或睡眠过度
非快速眼动与快速眼睛动
由浅入深,像肃穆的仪式之后
拉上夜幕
 
把疲劳以双眼合笼的姿势排遣
将心事剥离,挑出不能忘记的部分
搁在梦里
 
以万马奔腾,或静如处子
需要等待,不需要等待。都取决于
自己的选择
去答好越过时间头颅的那道应用题
 
睡意关闭人间烟火
此刻,更不需要你自由自在地飞翔
把灵魂轻松成风
梦,就一定与现实结伴而行
     2021年9月6日 成都长城书斋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独立性诗歌的自由寄寓

    从进入历史的角度上看,短诗小诗固然有其灵动的缤纷多彩,有谁也无法阻止的欢快的
  • 初见,却是旧时相识

    庞洁说的没有错,至今,我们所有的情感在诗经里基本都写完了,我们只是在重复,时代更
  • 甘南九章

    澳门葡京网站会员,新乡土诗派“三驾马车”之一陈惠芳诗歌作品选。
  • 2021年8月下半月中诗

    组长:徐一川,编辑:身后眼前、茂华、顾念、冯歌、乐山船公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